燃燒的聖堂—-靖國神社

世界上,應該很少有像日本東京靖國神社這樣,會引起國家規模爭議,但爭議的原因卻是「政治」的宗教設施了。簡單來講,中國、朝鮮(南北都一樣)和在台灣的一部分人士以外,似乎很少國家對靖國問題有這麼大的反應。日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次參拜靖國神社,果不出所料,一堆「軍國主義復活」之聲,果然又此起彼落。

大東亞戰爭時期的台籍日本兵入伍留影,前者手持眾人簽名的日本國旗。圖片來源:維基圖庫

簡單來說,很多人對靖國神社的看法,就是「軍國主義的象徵」。不過很有趣的是,那為什麼「忠烈祠」就不是?靖國神社現在已經是獨立的宗教法人,連日本的神社總團體神社本廳都沒有加入。忠烈祠現在還是軍方在管理,每天還有阿兵哥在踢正步、站衛兵不是嗎?很多人的理由,是因為裡面「合祀了A級戰犯,這種惡人怎麼可以拿來祭拜」。

然後同樣的人每年都去拜毛澤東、拜蔣介石。

也可能有很多人百思不解,會問「那就把A級戰犯拿掉就好了啊」?或是「靖國神社明明是明治時代由國家創立的純政治性宗教設施,為什麼還有人在信」?不過在這些立論之前,我們常常忘記一個基礎的假設。就算一個國家很極權,用政治權力打造了一個人造神殿。但是你會去信仰政府把多拉A夢弄成神明的「叮噹師父聖駕」嗎?而且還是在這個政府垮了之後?

大日本帝國已經在敗戰之後就解體,雖然裡面的人還是很大比例的重複,但再怎麼樣也已經是「日本國」了。而起源於明治時代的東京招魂社,又於日俄戰爭後導入「英靈」這個名詞,由國家管理的靖國神社,為什麼現在還會受到日本人的重視並且繼續存在?這個問題,其實和日本的靈魂觀有極大的關係。大家也知道,先祖祭祀是日本傳統信仰的很大一個部分。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日本的「先祖樣」,是沒有個人人格的。

也就是說,除了你小時候可能和你有接觸過的阿公阿罵,或是你已過世的父母,對日本人來說,「家之先祖樣」是一個整體。在這個家繼續傳承下去之後,對你的第二代、第三代來講,你的阿公阿罵就失去了個人性格,而成為了「先祖樣」的一部分。要在多年之後,從「先祖樣」裡再抽出單一的特定人格,是件不可能的事。就像現在日本的「お盆」(中元)時,日本人會在家中綁上木馬和木牛,以讓「先祖樣」有交通工具得以回到家裡和子孫相聚。此時,回來的對日本人來講就是「先祖樣」,而不是田中家的第幾代第幾代這樣。先祖,就是先祖,沒有誰是誰了。

所以,當一旦A級戰犯合祀到靖國神社裡,要再「抽出」就是難以辦到的事了。當然,這是宗教上的理由,而據過去宮內廳長官的富田筆記,昭和天皇對A級戰犯的合祀也頗為感冒,而從1975年開始就停止了天皇參拜。問題是,A級戰犯真正合祀是在60年代開始策劃,真正實現是在1978年。那麼,中國韓國開始抗議是在什麼時候?

答案是1985年的中曾根康弘正式參拜。在那之前,不只所謂鄰近國家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沒有反應,甚至民國45年4月19日,中華民國的立法院院長張道藩一行,在當時的駐日大使張厲生陪同下,還曾前往靖國神社參拜。

中華民國哩。立法院長哩。

所以,到底是誰在政治利用,答案很清楚了。而且,二次世界大戰裡死去的軍人,有沒有像我們當兵時一樣雖小是千百個不願意而被調去的?有多少人是沒有選擇的?有多少人是明明不想戰爭,卻為了不想家人國土在敗戰後被蹂躪而赴死的?這些人,沒有開戰的能耐和意願,卻為了國家而失去了生命。然後,中國朝鮮和某些台灣人說,不可以拜他們。日本人跟他們說英靈跟先祖一樣,逝去的靈魂們,對他們來講是一個群體。他們說鬼扯,壞人就算死了也是要像秦檜一樣,最好立個像來修理這樣。

軍國主義?現在的忠烈祠,就是日本時代的台灣護國神社原址。桃園的忠烈祠,更直接沿用了過去桃園神社的建築。然後,我們現在到忠烈祠去,看到義務役們踢正步對裡面的神主牌行軍禮,覺得這是「莊嚴威武」。然後日本首相穿著禮服到靖國神社敬禮,就是「軍國主義復活」?

要罵人,當然可以。不過在那之前,還是多了解一下別人的文化和信仰吧。總不能凡事都永遠只會用過去學校教我們的那套在判斷。不然,你現在怎麼不去反攻大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