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制服浪漫(一)

 

的確在許多方面上,制服都已經成了日本的視覺代表之一。而各種制服控文化更是在日本發展到極盛——不管是形而上的美學探討或是形而下的AVBL。而日前「廢制服」似乎在台灣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風浪,贊成者說制服是專制威權的象徵,反對者則說這樣沒有學生該有的樣子,或是有安全因素的考量。雖然只要仔細看過教育部提出的方案就知道「廢制服」真的是個假議題,不過還是先讓我們跳脫這些爭論,來看看制服大國日本的「制服浪漫」。

雖然日本真正的制服文化是從文明開化的明治時代開始,但是制服文化的底蘊在江戶時代就已成形。江戶時代是個階級社會時代,對於各種身分的食衣住行都有嚴格的規定,以確保士族階級的特權及榮譽感。基於政權穩定和軍事安全的考量,德川幕府在「行」的部分限制極為嚴厲,所以雖然日本在戰國時代已經有一定的遠洋航海能力,而陸上戰馬運用更是早就習以為常,到了江戶時代卻反而得使用超級難坐的「駕籠」(一種密閉式的小轎),而海路則限定使用沒有甲板導致極易遇難的「樽迴船」。

另一方面為了盯住各地諸候和削弱其經濟實力,幕府採取了各地藩主得定期駐點在江戶的「參勤交代」政策;這些政策讓國內道路交通得以整備,也因為人的交流而成就了市場經濟的蓬勃發展。這種現象也造就了町人階級(主要為商人)的經濟力大增,所以就算在「食」的方面幕府也有嚴格規定,還時常發出「儉約命」處罰奢侈的美食風氣,不過對於有錢在身的百姓來說一直成效不大。

但是在有形的「住」和「衣」方面,幕府的階級岐視(?)卻一直沒有被打破。

參勤交代
參勤交代

嚴厲的限制,比方說不論再有錢,如果不到一定的身分,家裡就不能有玄關和外庭屋門(棟門)。衣著上面的限制更是明顯,比方說坂本龍馬所在的土佐藩雖然同樣是士族,但是龍馬所處的「鄉士」階級在下雨也只能穿著草鞋,而不是較不會弄髒腳的木屐。

此外衣服的質料也有諸多規定和限制。這種用衣服顏色和質料來區別身分高低的制度,其實遠在一千多年前的「冠位十二階」法令時期,就已經開始出現了,但這類規定對一般的平民的區分,在江戶時代卻發展得更為徹底。一般平民只能穿著木綿和麻織成的衣料,甚至連複雜的圖案和特定顏色也被禁止使用。所以就在這種背景下,町人們就算想要表現一下自己,也得在種種的限制下發揮創意,也才會有所謂「紙子羽織」這種特殊的服裝出現(用和紙作的半外套,有些人會用歡場女子寫給自己的書信作成來表示行情)。

也就在這種文化的薰陶下,奠定了日本對各個族群和職業有自己固定服飾的既定想像。就算到了今天,還是常會聽到戰前世代的阿桑們嘆息現在日本「和尚不像和尚、木工不像木工」,因為大家都是穿著西裝坐車出門行動,到了職場才換上自己職業的衣服;對這些老世代來說,到了喪主家才換上法衣的和尚跟到了工地才換上工作服的木工,根本就和一般人沒有區別而失去了職業專有的特性和榮譽感。不過如果換個角度來想,在日本搭車時清一色的上班族深色西裝打扮,未嘗不是另一種的社會化制服概念?而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日本木工、鷹架職人至今仍然穿著極具特色的寬褲工作服和「地下足袋」,也證明了這種制服文化仍然健在於日本社會。

應援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