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前的便當包裝美學

很多朋友到日本,都會享受日本特殊的「駅弁」文化,也多會買幾個不管是內容或是包裝都很可愛的鐵路便當。而這種文化,也早從鐵道開始營運的「文明開化」時期一直發展到今天,已經成為了日本的一種特色。

大正九年的大津車站鐵道便當
大正九年的大津車站鐵道便當

不過其實在日治時代,台灣也有同樣的「鐵道便當浪漫時代」。這張台南車站所販賣的御便當外包裝,就和這張日本本土的便當包裝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時還兼了觀光導覽的功能,簡直文創先驅。

台南御便當
台南御便當

這家叫「永野」的便當店當然已經不在了。不過這個簡潔又可愛的設計,同時也讓台南的朋友們充滿親切感吧?

台中上等御便當
台中上等御便當

而這個台中車站販賣的鐵道便當,則是走簡潔設計風路線。

當然不只台中台南這些大城市,就連屏東這種地方的御便當包裝紙也充滿特色。同時,也和戰後的國民政府時代美學來比較一下。

御壽司對經濟飯盒
御壽司對經濟飯盒

我也是一個正在學習美學的進修者,但是每次看到戰前跟戰後的台灣差距,都會覺得到底這段歲月裏出了什麼問題。

左圖是1970年的高雄站便當,右圖是戰前的屏東御壽司包裝紙。一樣商業美學,一樣簡單構圖。但是孰勝孰劣,一目瞭然。

我們不是皇民,是想找回過去的雅緻和氣質。

 

戰前的便當包裝美學 有 “ 1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