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真宗的本願寺之謎

淨土真宗的開宗祖師是親鸞。但是淨土信仰並不是他的原創,早在平安時代,藤原家的貴族們就受到源信所著的『往生要集』,而期待在死後往生淨土繼續享受跟人世間一樣的榮華。所以才會有平等院鳳凰堂的誕生。而之前提到的末法時代,也加速了淨土信仰的擴散。

親鸞出身於下級貴族,六歲的時候就在家人的意向下出家,在比叡山苦行了二十年。但是親鸞遇上了一個一直都沒有辦法克服的問題。

就是性慾。 Continue reading 淨土真宗的本願寺之謎

神秘的鎌倉新佛教

鎌倉時代,是日本佛教邁入新紀元的時代。

如果用學術的角度來看,這些新宗派的祖師們似乎很不負責任,在世間宣揚各種一知半解的法門。但其實這些出身比叡山的祖師們,全都遵循著傳教大師最澄的教誨。「易行」正是更接近凡人的日常,拋棄成文化的複雜儀式,正如當初最澄拋棄奈良佛教的二百五十戒進行戒律簡化同樣的精神。而「選擇」則是最澄雖然導入了各宗精華卻來不及一一深化,所以弟子們各自選擇天台教學中的其中一樣全力鑽研,所以才導出了「專修」這種修行方法。其實藏濟、曹洞的自省和只管打坐,共通於天台宗裏的「止觀」瞑想法門,而日蓮宗專唸「南無妙法蓮華經」的獨特法門,更是來自於對天台宗根本大典法華經的信仰強化(天台宗的全名叫「天台法華宗」)。而由於四宗兼學的比叡山本來就有「朝法華夕念佛」的修行方式,在延曆寺的橫川地區本來就有極盛的淨土信仰傳統,再配合「山川草木悉盡成佛」的本覺思想,就打造出了時宗、淨土宗和淨土真宗等放棄一切修行和思考,只專心期待、歌頌阿彌陀佛前來接引自己往生極樂的淨土信仰。 Continue reading 神秘的鎌倉新佛教

京都洛東地區的巡檢介紹

平安時代在日本被認為是一個很無趣的時代。所謂的無趣是今天我們看平安時代就是部貴族間勾心鬥角的歷史,而且最討厭的是這些貴族名字都很像,搞到後來誰是誰的老杯誰和誰是兄弟姐妹都搞不清楚,而且貴族和皇族間還會近親通婚畫起家系圖來根本可以直接拿來玩迷宮遊戲。比較讓人覺得熱血沸騰、拿起傢伙直接硬碰硬的戰亂除了反亂的東國之雄平將門之外,就要等到平安末期的源平決戰了。可是就算進到戰爭時期大家名字還是長得差不多,連武士都是平清盛平重盛平敦盛源義朝源賴朝源為朝源為義地讓人搞不清楚。所以平安時代的故事只要改編成大河劇,通常都是票房毒藥的保證。近年創下大河劇單回最低收視率的「平清盛」就是最好的例子。 Continue reading 京都洛東地區的巡檢介紹

清水寺的舞台之謎

今天我們去到清水寺,許多人都會為了本堂前鬼斧神工的能舞台讚嘆不已。但是為什麼清水寺非要緊依著懸崖建造這麼一個高難度的舞台不可,這問題卻很少人去思考過。當然,既然名字都叫「舞台」了,所以這裏就是奉納給神明的能樂等藝能表演場地。也有另外一種說法,是說因為這種建在懸崖邊的格局,正好符合佛經裏所描述的觀世音菩蕯淨土「補陀落山」的地形。可是如果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那不就代表我們應該常常看到這種建在山邊懸崖旁的觀音寺院才對啊?淺草寺也是有名的觀音寺院,就不見他們有這樣的堅持。針對這點,學者樋口清之有另一個說法。因為清水寺舞台過去有個俗說,就是如果從舞台上往下跳而沒死的話,就能夠實現一個願望。就算運氣不好「下課」了,還可以就此往生到觀音寺的淨土去。這種穩賺不賠的生意的確也吸引了許多善男信女想要去一試身手。但去過現場的人就知道,那個高度還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所以日文裏有一句形容人下定決心的俗語叫「要跳清水寺舞台」—-不過雖然高雖高而下面也真的是錦雲溪,但可能是因為下面林木茂密的關係,就清水寺內部寺院的統計,江戶時代兩百多件的跳舞台事件中,生還率竟然有80%以上。而樋口的推論跟這個傳說有點關連,那就是舞台真的是設計成要讓人跳的。 Continue reading 清水寺的舞台之謎

神道.陰陽師與怨靈

神道是日本民族的傳統信仰。在佛教、陰陽道等外來信仰尚未傳來之前,這種對於出自於對大自然力量的畏怖和對清淨的崇敬而產生的原始信仰,就一直作為日本人的精神底流流傳至今。在京都奠都前就存在於山城地方的賀茂社,代表的正是這種傳統信仰。但是這種傳統信仰其實真正傳統的多存留在崇尚清淨、推崇再生的生命力等精神元素上,在有形上的物質表現卻是受到許多外來文化的影響。就連「神社」這個字的發音「じんじゃ」也是外來的漢字讀音,幾乎被視為日本傳統文化代表的神社建築,除了「神明造」這種起源自日本部族大王住所的建築格式外,以流造為首的各種神社樣式幾乎都發源自倣效寺院建築工法。連鳥居這種代表俗世與聖界分界的神道特有設施,在建築形式上也多多少少有大陸傳來的影響在裏面。

Continue reading 神道.陰陽師與怨靈

日本文化的「門跡」小故事

日本佛教中,到後來特定由皇親國戚擔任住持的寺院就被稱為「門跡」,例如在2013年因為賣空日經指數而大賺其錢、寺內紙門大膽採用現代藝術家木村英輝畫作而聞名的青蓮院門跡,就是現今仍然由皇族出身者擔任住持、天台宗在京都的重要門跡寺院。

Continue reading 日本文化的「門跡」小故事

神道裏的可愛動物區「眷屬」

上次介紹完了日本神社的鳥居,這次我們來看看神社裏的小動物(誤)使者們。

這些被稱為「神使」、「眷屬」的靈獸們,種類其實很多。從爬蟲類的蛇到家禽類的雞,甚至有蜜蜂、鯉魚等。靈獸們其實也多多少少反應出這個神社的性質和特色,比方說負責養蠶和紡織的保食神,他的神使就是會抓害獸老鼠的喵星人。而「眷屬神」這個概念也不只神道有,在佛教寺院中也有不少的眷屬神。像藥師如來的十二神將或是觀音的二十八部眾,其實也算是佛寺本尊的眷屬神。

Continue reading 神道裏的可愛動物區「眷屬」

清水寺的黑暗史

清水寺所在的洛東地區,是我在京都裏最喜歡的地方。

 

從洛東的八坂神社和清水寺一帶,可以用走的就走到京都的繁華地四條附近。當然,喜歡這裏不單純是因為這裏的名勝地離鬧區近的方便性而已。洛東地區是京都最受遊客歡迎的區域,因為這裏有著名的三十三間堂和京都博物館,還有跟幕府關係密切的湯豆腐料理盛地南禪寺、室町時代的最高文化沙龍銀閣寺。當然,洛東的中心就是清水寺和八坂神社所在的祇園地區。對一般觀光客來說,洛東是充滿光華、甚至是有點媚俗吵雜的區域。的確,看看往清水寺的三年坂商家用生硬的中文,對路上的強國遊客們叫賣喊著「里便娃娃日比乙牽快」,或是沿路上一堆興高采烈覺得自己穿著「和服」,但其實只是加強版浴衣或明治時代優衣庫等級工作服的外國遊客,你只會覺得這裏是樣版化的京都文化遊樂區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清水寺的黑暗史